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古巴亲历记|“千禧一代”、互联网与“后卡斯

【编者按】:古巴新一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将于当地时间4月18日选出国务委员会主席,现任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将不再连任。古巴即将告别持续近六十年的“卡斯特罗兄弟时代”。

值此之际,“外交学人”约请在不同时代与古巴有过近距离接触和深入观察的学者撰文,古巴今昔的对比,或能帮助我们更直观地了解即将到来的时代变迁。

古巴国务委员会于当地时间3月11日举行了全国人民政权代表选举,新的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将于4月18日选出新一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注:大会于北京时间18日晚9点开始,选举结果预计将于19日公布)。劳尔·卡斯特罗已经宣布将不再担任主席职务,从1950、60年代起即活跃于古巴政坛的“革命战友”逐步淡出历史舞台。古巴大城市的年轻人如何看待此次选举与潜在的历史性转变?笔者于大选期间走访了哈瓦那老城区、唐人街与新城区(Vedado)的居民区与投票点,希望寻找答案。

缺少“千禧一代”的投票站

据古巴国家选举委员会披露,全国共有约740万选民参与了投票,17.1%的已注册选民缺席,这是古巴革命后数十年来最低的投票率。面对这一终结“卡斯特罗时代”的历史性选举,选民的热情似乎并不高涨。

走近各个投票站,不难观察到大部分工作人员和选民都上了年纪,“千禧一代”(出生于1984年至2000年)的面孔较为少见。几位20岁左右的年轻人蹲在哈瓦那Obispo大街的票站前倒卖上网卡,经过一番交易与攀谈,他们笑着说道:“我们并没有必要投票,赚钱就好。”这些小贩将从国营通讯公司买来的网卡私下卖给不愿在官方渠道排队的外国游客,假若每天只与一位游客达成交易,他们的月收入将是基层公务员工资的两到三倍。

与笔者同行的是一位30岁的民宿经营者,他也不愿参与选举,但不乏评论政治的热情。他告诉笔者, “我的收入很不错”,但在偏远地区,很多人的生活还是不如人意。我们不能否认,许多古巴年轻人仍然热衷于参与官方组织的政治活动,但收入差距拉大正改变着“千禧一代”的政治态度。

“千禧一代”与古巴新领导层的挑战【香港马会资料大全】2018马会免费资料大全_2018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关注“千禧一代”,对于理解古巴大选后领导层所面临的挑战至关重要,因为年轻人急剧变化的收入水平与劳尔·卡斯特罗为继任者留下的难题息息相关,即经济改革中滞后的法制法规建设,这关系到纸面上的改革措施如何真正落到实处的问题。

十年前,古巴政府宣布一系列经济改革举措,加快扩大私有制经济规模,然而多项相关的法律法规并未改变。古巴的“高收入群体”,即年收入超过1000美元者,仍需承担超过50%的税负。在哈瓦那,开办接待外国游客的民宿是普通人提高收入的最快捷径,由于年轻人有更多的精力与外语优势,许多父母将住宅转让给下一代经营民宿。目前,在民宿预订平台上,超过40岁的古巴房东并不多见。考虑到每年有超过400万游客到访古巴,而大多数游客无法负担昂贵的国营酒店费用,大批“千禧一代”的哈瓦那人牢牢把握住了商机,享受到了与老一辈人完全不同的生活质量。

由于相对滞后的税收政策,所有接待笔者的民宿经营者都流露出了对古巴经济改革的这一缺陷的不满。这些年轻人受教育程度较高,往往放弃了学生、公务员、教授等身份全职经营民宿。假如改革不能进一步推进落实,他们的负面情绪可能成为未来十年古巴社会的一大不稳定因素。

互联网迅猛发展与古巴的未来

特朗普政府最新的古巴政策对古巴的私有制经济与“千禧一代”产生了影响。美国从未放开禁止本国公民赴古巴旅游的限制,但在两国关系破冰后,美国游客只需填写旅行理由即可登上前往古巴的飞机。

然而根据美国政府于2017年11月出台的美古旅行法案细则,“支持古巴人民”成为了美国散客赴古巴旅游唯一可行的幌子。这一条款要求旅客只能选择民宿,并只能与私人开办的旅游项目打交道,同时列明了一系列禁止入住的国营酒店。这一政策的目的显而易见 。目前其对古巴社会最显著的影响在于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自互联网在古巴落地以来,普通民众只能扎堆在指定地点上网,然而民宿经营者需实时与客户联系,他们的强烈诉求使得电讯公司同意将网络接入民居。这一改变发生于最近半年,照此效率,古巴的下一代将在与美国和拉丁美洲各国相似的网络文化中成长。这将对未来的古巴青年和古巴社会产生何种影响?只有时间能够提供答案。

上一篇:案例展示六 下一篇:没有了